— 九尾卡多 —

「優散.」鞋帶.<1>

*下雨天滿是爛泥的街道.
*點文.


優瓦夏單手抱著一摞厚厚的書本.他的鞋帶完全散開垂下落在了地上,被踩髒的帶子隨著步伐的挪動不情不願地上下飛舞.

從前並不是沒人提醒他改掉這一習慣,不過優瓦夏只是回以禮節性地嘴角上揚爾後屢教不改.當然今天是例外,並不常見的暴雨淹沒了城市街道,理所當然沒有行人注意到他鞋帶沒綁好.

「哎,同學——鞋帶開了.」

清亮少年嗓音透過雨幕傳入優瓦夏耳中.他抬起腦袋,想看看是誰在這天氣還閒得關心別人鞋帶沒綁上.

面前的棕髪青年比自己略微高一點,這讓優瓦夏十分不爽.他旋即注意到對方手中抱著的正是自己剛剛去圖書館沒借到的那本書,尋思著怎麼開口向這個人借過來的同時優瓦夏再次仔細地將其打量了一番,順便發現了一個可以吐槽的地方.

「你褲拉鏈沒拉上.」

這樣的開場白真是美妙極了,兩人在尷尬中對峙,比較純良的散人率先敗下陣來.

「那...同學...我先走一步.!」

「你等一下,那本書記得看完借我.」優瓦夏從兜裡掏出一根自動鉛筆,刷刷在同樣塞在衣兜裡的便利貼上寫下自己所在的班級和自己的學號.「呃...就是最下面那本.」

散人被這沒來由的借書搞得不知所措,他迷迷糊糊地接過便利貼,迷迷糊糊地點頭.而優瓦夏早已繼續踏著雨水與散人擦肩而過,散開的鞋帶激起水花.散人下意識地低頭看便利貼,那上面用很隨意的字跡寫著優瓦夏三個字,學號是12.

散人站在S班門口隨便攔下一個從門裡出來的學生:「誒,那個...同學請問優瓦夏坐在哪?」

那哥們兒打量了他一番:「他在最後最後一排,對——就是那個只有他一個人的課桌.那一排只有他一個人.」散人順著他手指的方向望過去,優瓦夏正安靜地坐在那裡.他知道座位的排列是依照名次,但根據優瓦夏向他借的書——他怎麼也不信優瓦夏就是倒數第一.

優瓦夏似乎察覺到了散人的存在而抬起頭,正正好對上散人的視線.他站起身懶懶散散地走過來.

鞋帶還是散開著,灰色的印記——大約是那天學校里的爛泥——印在鞋帶上,大概還沒來得及洗乾淨.

评论(7)
热度(19)

2016-09-23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