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尾卡多 —

写作窘迫读作尴尬

*维究维无差。ooc到死。第一次写找找感觉…我加油。

*学院pa。有错请指出来麻烦了…!我不是高中生所以很多瞎写的(…)

*能接受的话非常感谢!能看完这段废话也感谢你!

-

维克每次进入究视线的时候都有点窘迫。

 

他不擅长感到窘迫,老是一副社会主义好青年样子,兜里揣颗手榴弹就能演抗日片。但究总是皱着眉头打量他,然后低头在自己那块包了红黄相间封面的板子上唰唰唰写东西,总让他觉得自己做错了事。维克有一次从究后面路过,透过一百多度的镜片隐约看见那上面写着自己的名字,密密麻麻的字迹占了几行。究写字不像他一样一笔一划,他只得停了步子才能看清,最后发现自己名字后面跟着的一大串全是手写的违纪记录。染发衣冠不整扰乱纪律用语不规范全给他占齐了,维克想了半天自己什么事扰乱纪律——最后他明白过来估摸着是上次叫醒上课睡觉的锯刃被这人给看见顺手记上了。他接着往下看,发现了最不能忍的一条。

 

上面写他使用发胶。

 

维克伸手拍拍究的肩膀,有点小心翼翼地喊他究同学。究回头的时候没什么表情,一看到他马上有点嫌恶地皱紧了眉头,又转过脸去就给他留个头发乱翘的后脑勺,特别不友善地问一声什么事。维克张嘴想讲惯用的文言文又怕被再记一次违纪,就马上恢复到了正常讲话。

 

吾未曾……不是,我没用发胶。

 

他想这次对方该满意了,垂下视线却发现坐在座位上的纪检脸色更加阴沉,赶忙后退两步,手忙脚乱地说,不信你摸摸。究似乎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刚要开口驳回他的话一下子堵回去。最后他一口气飞快地说下来,就算你今天没用发胶也不能说明你昨天没用。说完他也没回头,一副不听不看不解释的架势,讲的话听着倒像在耍赖。

 

维克没话说了,急急忙忙地应了句那好吧就败下阵来,逃也似地往自己位置上跑。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他都没有收到学校处分和警告,这才放下心来。后来他跟锯刃探讨为什么自己没收到处分,锯刃过会儿才游移不决答非所问地说,我觉得他写的那个东西有点像观察日记。话刚说完他们聊天就够了三分钟,锯刃往桌上一趴有气无力地挥挥手。算了算了你当面去问他吧。我睡一……话没说完他就睡着了,于是维克最后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东西像观察日记。

 

-

 

维克查宿舍卫生时和查宿舍纪律的究打了个照面。

 

究有点窘迫,所以更凶地皱起眉,一言不发地从维克身边走过,匆匆往纸上记了个301寝纪律差。还好他们查寝的习惯路线不一样,究喜欢倒着查。所以他们恰好就能擦肩而过,连个头都不点——有可能维克向他点了头,不过究没看见,看见也要装着没长眼睛,蹙着眉急急地跟他擦肩而过。

 

他微妙地不喜欢维克,不喜欢到就算没有正当理由给他记过也要硬弄张废纸往上记些有的没的,上次还被本尊给看见了。老实说周围同学都对他不喜欢维克感到意外,同届就数他俩严肃认真积极向上偏偏还合不来,往上再数估计也就只有亚当斯老师能严肃得跟他们不分上下。究有点外协,虽然知道有这么一号人但从见到他穿一身暴走族服装的那一刻起就给他印象分扣成了负数。梁子算是单方面结下了。

 

究一窘迫就喜欢皱眉,这事儿除了杀戮臣基本上没人知道。他宿舍床上堆的全是文科资料,理科全靠同寝杀戮臣给他辅导。一解不出题就皱眉咬笔,解了题被指出错也要皱眉咬笔,全天锻炼眉间那块儿肌肉。杀戮臣开始还以为他是因为思考才皱眉,久而久之才发现是在掩饰窘迫,就半开玩笑地给他说,究前辈你摆出这么凶的样子是不会有女朋友的,小姑娘都给你吓退了。这倒是他讲的为数不多的真话。究又窘迫地皱眉,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随便应了声哦,拿笔往图上添了道新辅助线装着冥思苦想的样子开小差。

 

他床上一大堆文科辅导资料里夹着很多数学演草的废纸,上面一行行排满了违纪记录,全是那个用文言讲话的中二病的违纪。有些是他随手记下的捏造“罪名”,另一些是对方正儿八经的违了纪,旁边总是写着点批注之类的玩意儿。这些东西他都没上交,也就是自己记着高兴一下,假装真能从对方身上挑出一大堆毛病。

 

啪嗒一声笔连着板子掉在走廊地砖上他才回神,意识到刚刚走神的时候手冻僵了没拿好笔杆。他蹲下去捡却碰到了另一只手,不用抬头光看那身杀马特衣服就知道是谁。究触电般缩回手立马站起来往后急急忙忙地退,结果维克只能直起腰把笔递到他手里。他连谢谢都没说,抱着那块板子就跑了。寒冷气流环绕身侧,等感觉安全了他才慢慢停下来,又觉得自己反应过激得好笑。他拿着笔发现盖子没盖上,试探着写了两个字才发现笔掉珠了,维克印象分再减10086。

 

他隔天换了块紫灰配色的板子,连带着换了根笔,连带着早了十分钟去查纪律,结果还是遇见维克。得,俩人想到一块儿去了。维克有点心虚地躲开他的目光,毕竟现在没穿校服还没被记违纪的是他,按理说也的确该是他维克心虚。心虚的维克试图跟纪检尬聊,张口就问他,汝换板子了?他一时没想起来换语气,还用半吊子古文说话。

 

究一时不知道怎么搪塞,就顺着往下皮不笑肉也不笑地回应说,昨天摔地上了。听起来维克倒像导致他分心走神冻僵手摔坏本子笔掉珠的元凶,但真实原因其实是红黄色板子和秋冬季校服颜色不搭。维克居然还信了,估计是没料到对话会展开成这样,甚至还挺不好意思地老老实实跟他道歉,道完歉谢他不记自己违纪,然后紧跟下一句又教育他说该记还是得记的不可包庇同学啊,吾确是未着制服……究被他烦得不行,打断他说你那是特殊情况,纪检部说了用不着记。这会子他不再那么窘迫,有点发红的耳尖也能用空气寒冷为由掩饰过去。维克还是一副窘迫得不知如何是好的表情,但这时候已经轻松了不少,傻笑变得自然了点。

 

他还是冲究点了点头。究没再看他,只是像往常一样平视着前方,他往前走。维克跟他擦肩而过,往反方向去了。

 

-

 

-附赠-某几张废纸上的内容

违纪记录!

 

3.2.维克 衣冠不整(领带没塞好)

 

4.7.维克 用语不规范

 

5.15.维克 发型不符合校规(好像还用发胶做成了奇怪的造型)(*画了铅笔草稿)

  (追加:没用发胶)

 

6.27.维克 看起来很烦。

 

7.9.维克 扰乱纪律。

 

7.12.维克 未穿校服(穿了很烦的衣服,写着夜岚死苦之类的……。)(*画了铅笔草稿)

 

8.3.维克 一直穿着那套衣服。

 

9.5.维克 说违纪就是违纪。暴走族的存在本身就是违纪。

 

-(以下是被用笔狠狠划掉几乎看不清的内容)

 

10.2X.维克 早恋

 

10.2X.究 早恋

评论(1)
热度(4)

2017-10-22

4  

标签

勇者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