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尾卡多 —

“穷尽一生,这是个愚蠢的词。有人穷尽一生去寻找爱情,有人穷尽一生去等待什么东西,有人穷尽一生去追求真理(当然,我指的不是那位漂亮的半神,而是普遍意义上的真理)。
“人们都以为半神是无限接近于神、能实现一切自己欲望的存在。首先我要说这错得离谱,即使是神明也终究会有着永远无法达成的目标。其次,我追求的事物,在常人眼中毫无价值。
“……我追求的是睡眠。”

菲斯普亚将双手放在胸前,仍旧闭着他那双漂亮的深灰色眼睛。阵阵眩晕在脑中漫开,尔后如水面的涟漪般扩散。他踉跄两步,几乎是被风推着来到了海边。略带咸味的海风吹来,他遂向海的深处走去。海水漫过脚踝,漫过膝盖,最后漫过他的胸口和下颌。菲斯普亚放松了身体,任凭风和浪潮把他送往海的深处。
一开始,流光溢彩的光束还可以隔着水与菲斯普亚接触,它们与水草所投下的暗影交融、纠缠,投映在他紧闭着双眼的惨白的面孔上。然而很快,光消失了。他只感觉到流经身侧的海流渐渐由微温过渡到冰冷,略宽大的衣袖在水中摇曳如海草。
菲斯普亚很快坠落海底。他在咸涩的海水中睁开眼睛,原本漆黑的海中就燃起了零星的光。随着底栖生物逐渐聚拢过来,原本零零落落的微光变作巨大的海底光束。
他复又闭眼,光就同聚拢时一般快地四散开来。

评论
热度(4)

2017-08-04

4

标签

原创